在小镇卖家电,2里路就有10家专卖店!有人年赚百万,有人却…

  • 日期:09-23
  • 点击:(1491)


每经记者 王星平    每经编辑 王丽娜 赵云    

如果要问一家企业在2020年重点工作会是什么,或许很多企业都会给到一个相同的答案,那就是“下沉”。如今,下沉市场成为一片“宝藏地”早已不是什么秘密,尤其是在消费领域。

日前,阿里、京东、苏宁等中国几大零售巨头悉数交出最新“成绩单”。在看完各家财报后,《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下沉市场已经成为了零售巨头最重要的增长来源,巨头们也一致强调“下沉”是各自当下最重要的任务。实际上不止是巨头,不少创业企业也纷纷选择将自己的命运押注在下沉市场。一时间“千军万马”涌入,颇有一种“得下沉市场者得天下”之感。

与此同时,在下沉过程中,家电品类似乎成为了巨头快速下沉的重要切入点。无论是苏宁继续将零售云店在县镇市场的拓展作为重要目标;还是京东联合五星电器,加速京东家电的下沉;亦或是拼多多与国美合作,试图通过增加家电品类来提高其客单价等,都让家电零售在下沉市场再次成为焦点。

显然,“回村的诱惑”很大。

可值得注意的是,如今的下沉市场,早已不是当初大家想象中的模样——贫瘠、低端、好开发。过往当中,有多少企业曾认为“下沉市场=低价市场”,死磕低价策略,最后只能乘兴而来,败兴而去。如今,巨头们的加入,让原本已经逐渐沉寂的家电零售在下沉市场再次沸腾起来。乡镇市场的家电零售,正在进行新一轮重构。

2公里10家专卖店 “生意越来越不好做了”

巨头们都争先涌入下沉市场,原因就在于他们认为这是一片蓝海。可这片蓝海中的家电行业,似乎开始泛起了红光。

短短2里路的街区,至少聚集着10家专卖家电的门店。这是《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距江苏省徐州市市区38公里的一个名叫“双沟镇”的乡镇中心看到的场景。

这些门店中,既有像海尔、格力、美的等品牌专卖店,也有像苏宁易购、五星电器等家电零售连锁卖场;既有新开的门店,也有经营十多年的“老店”。这其中就包括刘明顺(化名)经营的家电门店。

刘明顺经营的统帅电器门店

刘明顺代理的是海尔旗下的统帅电器,门店位于这条街的中心地带,可记者看到,相较于周围其他门店,较传统的门头和相对局促昏暗的内部空间,让这家原本位置优越的家电门店看起来似乎并不起眼,甚至还会给人一点落寞的感觉。据刘明顺介绍,这家统帅电器专卖店自己已经经营了11年。

2009年,刘明顺决定涉足家电零售行业。也就是在这一年,一场由政策推动的“经济运动”在全国各地的乡镇市场展开。“家电下乡”“节能惠民”以及“以旧换新”三大家电补贴政策的相继推广,让家电成为全国乡镇市场最火爆的商品。

因此,卖家电也就成为很多乡镇老板最想干的生意。正是看到家电的畅销,刘明顺当年也与爱人一同决定拿下海尔旗下家电品牌统帅电器在双沟镇的代理。

据刘明顺介绍,除了自己开的统帅电器,当时镇上一下子还新开了好几家卖家电的门店,家电品牌和商品品类丰富了起来。门店虽然不少,可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加上“家电下乡”政策的推动,镇上的家电市场有时候甚至还呈现出供不应求的状态。

“当时(生意)真的好做,一般也不怎么需要操心,虽说也有不少卖家电的,可各家卖各家的,互相也不怎么冲突。”刘明顺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

如今,十多年过去,在乡镇市场卖家电,是否还是门好生意?作为镇上卖家电的“老人儿”,刘明顺亲历着这些年乡镇家电市场的变化,也对此有着深刻的感受。

“生意越来越不好做了。”

当记者问及近几年自己卖家电最大的感受时,刘明顺发出了上述感叹。据刘明顺透露,自家门店起初销量一直都还不错,连续几年年销售量超200万。因此,厂商还在2013年给刘明顺奖励了一台小轿车。

然而,如今这一数字已经降至不到100万,“这两年一般是五六十万”。刘铭顺没有想到,短短几年时间,整个市场就完全变了。

“最明显的下滑是在这两年。”刘明顺介绍,近两年,随着电商不断下沉,越来越多乡镇市场的消费者开始选择在线上购买家电。与此同时,苏宁、京东等互联网巨头也开始在乡镇开出实体店,主营家电,这对传统的夫妻店也产生了较大的冲击。

双重冲击下,像刘明顺这样传统品牌加盟店的老板很多时候只有无奈,因为在他们看来,无论是商品丰富度还是品牌效应,单一的品牌加盟店较大型家电零售连锁都处于弱势,选择到自家门店购买家电的消费者越来越少。

但为了生存,“刘明顺们”只能与对手打起价格战。

“比如以前卖一台空调我们可能有一两百的利润,现在为了走量,可能有个五六十块也就卖了。”刘明顺说。

而价格战的持续,显然也让商家原本就在收窄的利润进一步被挤压,这对于很多商家来说是无法接受的,因为即便不需要付出额外的人工成本,房租成本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如果利润极度被压缩,很有可能无法覆盖门店的经营成本。

或许因为如此,刘明顺告诉记者,之前在双沟镇上卖家电的夫妻老婆店这两年也已经关了几家。对于刘明顺来说,由于门面是自家的,无需承担房租成本,因此该门店还将继续经营几年。“如果门面不是我的,我早就不干了。”

“生意越来越不好做”,这并非刘明顺一个人的感受。在走访过程中,多位商家也多少向记者有过类似的吐槽。

那么,乡镇家电究竟是不是越来越难卖?又为何巨头争相入局?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就在离刘明顺的门店不远处,有一家苏宁易购零售云店,由于门店面积较大门头较新,故而在这条街上显得格外亮眼。

苏宁易购零售云店(双沟镇店)

记者来到这家苏宁零售云店发现,该门店面积约为300平,上下两层,一楼多是小家电及白电,二楼多是黑电及厨卫电器。乍一看,俨然有点像“缩小版”的苏宁易购。

这家零售云店的老板叫胡轶超,曾经是徐州一个钢铁厂的销售员,如今,已经是三家苏宁零售云店的老板了。其余两家店分别位于徐州铜山区马坡镇和房村镇。

“两年前自己并未想过两年后的自己会是这样的。”2018年,刚从钢铁厂辞职的胡轶超经曾在苏宁易购工作过的发小推荐,开出了自己的第一家苏宁易购零售云店。

事实上,在决定加盟苏宁零售云店之前,胡轶超进行过一番考察。他发现对于县镇传统家电线下门店来说,进货渠道相对单一,而且品类、价格、型号都没有优势。而苏宁零售云、京东、五星电器等家电零售连锁无论是商品品类、价格,还是后端供应链与物流配送,都有着较大的优势。对比苏宁、京东、五星,五星优势在线下,京东优势在线上,最终让胡轶超下定决心的则是平台线上线下的综合能力。因此,考虑再三,胡轶超最终还是选择了苏宁零售云。

短短两年时间,从1家店开到3家店,显然,胡轶超也从乡镇家电市场中尝到了甜头。

据胡轶超介绍,他开一家店的成本在60万元左右,其中开业保证金5万元、门店装修费用约10多万元,门店样机购买小家电备货费用约30多万元,房租成本10多万元。